笑傲伊春林区,“大侠”有秘籍

admin 娱乐麻将 2019-10-08 12:57:13 1842

每一位大侠行走江湖时必有其独门秘籍。

笑傲伊春林区,“大侠”有秘籍

一把火烧出来的转型

“展柜里是手串,这边是木雕,北沉香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瑰宝。”在充满红松浓香的伊春生态经济开发区规划展厅北沉香体验馆,伊春永达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桂侠娓娓道来她和北沉香的故事。

北沉香的原料,最早被林区人称为红松明子,是由生长几百年的红松油脂浸润树皮和树干后,历经几百年积淀和腐烂后留下的精华,富含油脂,散发着红松的香气。但在没有开发利用前,红松明子只拿来引火,林区人称“劈柴烧都嫌硬”。

1948年,为支援解放战争,伊春开始了大规模开发建设,一代又一代的开发建设者,在茫茫林海雪原上建起了一座新兴的林业城市。70多年来,伊春市累计为国家提供优质木材2.7亿立方米,占全国国有林区的1/5,累计上缴利税、育林基金等近300亿元。

巨大贡献的背后,是“独木经济”的难以为继。随着时代发展,林区陷入了资源危机、经济危困的“两危”境地,伊春成为全国资源消耗最快、贫困程度最深的重点国有林区。

1995年,中专毕业的张桂侠成立了一家小工艺品厂,专门用椴木等做版画。产品销售不错,能卖到义乌、武汉等批发市场。依靠林区丰富的原材料资源,张桂侠事业发展得不错。

但2001年厂区的一场火,让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张桂侠损失惨重。心灰意冷之下,她转行做起木质的小件旅游商品生意。

2004年,伊春市政府发布一号令,决定全面停止天然红松林采伐。林区开始走上艰难的转型之路。2008年,伊春市又相继停伐了黄菠萝、水曲柳等珍贵树种,并将林蛙、蓝莓等珍稀野生物种列入重点保护范围。2013年,伊春市全面停止了森林商业性采伐。

踩着政策“鼓点”才能步步高

其实,用红松明子雕刻工艺品,在伊春不是啥新鲜事,一直有零星的老艺人在做。但工艺粗糙、创意不足,产量也小,产业没有成型。

张桂侠凭借做版画时积累的客户关系,拿这些工艺品向南方雕刻大师请教。一些雕刻师傅觉得原料挺有特点,她就把他们请到伊春,尝试用红松明子做更好的产品。

此时,伊春市已经着力打造森林生态旅游、森林食品、林都北药、木业加工、绿色矿山“五大产业”,伊春生态经济开发区是全市转型发展的前沿。2014年,张桂侠的工厂动迁,她顺势把企业迁到伊春生态经济开发区。

入驻园区4个月后,张桂侠的红松明子工艺品在哈尔滨的展会上大受欢迎,销售额近10万元。红松明子不好听,有人开始叫它琥珀木。

琥珀木影响力越来越大。2015年,一些业内人士提出,这种土沉的东北红松沉香木,不如就叫北沉香。此时,张桂侠的企业已从最初的两名工人,发展到40多人。伊春也出现了多家北沉香加工厂,带动上万人就业。

2016年5月以后,北沉香作为林业转型发展的代表性产业,受到社会各界关注,有了跨越式发展。

张桂侠也抓住机会,扩大企业规模,提高产品创意,雇请更好的雕刻工人提高产品质量。到2018年底,企业从40人扩大到60人,产值翻了近一倍。

这期间,伊春市依托绿色生产力,加快壮大森林生态旅游、森林食品、林都北药、木业加工、绿色矿山等产业。“五大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达到47.6%,其中旅游产业接待游客和旅游收入连续三年保持20%以上的双增长。生态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和竞争优势。

金碗银碗不如生态饭碗

北沉香原料也终归是有限的,随着企业的增多、材料的减少,张桂侠又开始琢磨转型。

张桂侠告诉半月谈记者:“现在伊春生态越来越好,还得吃绿水青山这个生态饭。”她开始转向研学项目,开发以旅游文创产品等为主打的北沉香小件产品。

说干就干。从去年至今,张桂侠的研学项目已经接待了1.5万人,孩子们在这里学木艺、文创,亲身感受伊春的绿水青山、林区文化。

看到有些孩子甚至伊春本地的孩子,不会用斧锯,不知道一根原木怎样变成小板凳、小桌子。张桂侠着急:“这样下去,林区的传统工艺和文化就失传了。”

她自己上手,教孩子们做小板凳、雕刻小工艺品;她带领孩子们做木质模具,再用模具做豆腐。原木变模具,大豆变豆腐,孩子们学习兴趣十足。把自制的豆腐带回家给父母,不少家长都被震惊了。

“有时一个孩子来研学,能带回来好几家‘回头客’。”张桂侠说。

研学已经成为伊春旅游产品的优势特色产业。2018年,伊春市共接待游客1584万人次,旅游收入实现14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6%和28.8%,形成了以森林观光、避暑度假、康体养生、赏冰嬉雪、温泉雾凇、民宿研学为代表的优势特色产品体系。

在伊春生态经济开发区规划展厅外,张桂侠新建的7400平方米研学基地一期已经完工。棚顶、吊灯、房门……展厅里的一切都是她设计的,透着浓浓的“林区风”。

在伊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翠峦园区,产值提高了,企业数量却减少了。开发区去年工业总产值14.2亿元,比2016年增加了约4亿元,但园区内的企业却由当年的105户减少到85户,不符合生态生产力标准,创新不足、改革乏力的产业逐步被淘汰。

而在广袤的小兴安岭林区,也正转变靠山吃山“吃法”,变“采山”为“种山”:蓝莓供给能力不断增强、业态更加多元;木耳种植实现了一次“产业革命”,由小作坊生产、露天摆栽,向工厂化制菌、立体化栽培转变;森林百草园建设向质量和规模效益双提升迈进。

张桂侠说,不论未来面临哪些挑战,林区人只要守住绿水青山,就一定能用勤劳的双手“雕出”金山银山。

编辑:原碧霞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