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强:论时空建构下两对人权范畴

admin 吉吉娱乐 2019-09-03 22:19:00 5192

  

   【摘要】在社会科学领域,时空建构了人,人也建构了时空,时空概念具有自然与社会双重属性。在此种现代时空观的观照之下,人权普遍性与特殊性分别呈现出超验面相与现实面相。人权的普遍性包括超验普遍性和现实普遍性,后者可分解为时间普遍性与空间普遍性。相应地,人权的特殊性包括超验特殊性和现实特殊性,后者可分解为空间特殊性与时间特殊性。在时空视域下,人权全球化对应着时空延伸,本土化对应着时空压缩,二者实际上是时空建构过程的两个动态侧面。而时空压缩情境中的人权发展模式并不完全是一种特殊化的经验,因任何人权发展模式均具有超验普遍性、现实普遍性、超验特殊性、现实特殊性。反观中国人权的发展,主要有两种路径:一是时空的宏观延伸;二是时空的微观拓展。经此二途,本在压缩时空中的中国人权发展便能打开一番新局面。而且,由于时空的延伸拓展与人权全球化的趋势具有一致性,所以,中国人权的本土化便不仅仅具有特殊性,也具有人权的普遍性。

  

   【关键词】时空 人权 普遍性 特殊性 全球化 本土化

  

   一、引论

  

  

  

   在我们看来,罗隆基虽提炼出“人权的时空性”这一命题与概念,指出人权与时空相互关联,但并未将人权置于时空的视域之下作进一步的探析,因此人权与时空的关系也就不甚清晰。而在时空视域下探析人权,则不能漫无边际将所有有关人权的理论一网打尽。基于此,本文旨在时空的建构下,着重探讨众说纷纭的有关人权的两对范畴:人权的普遍性与特殊性、人权的全球化与本土化,并以此为框架,对中国的人权发展路径进行一个学术回应与分析。

  

   二、时空建构下的人权普遍性与特殊性

  

  

  

  

  

刘志强:论时空建构下两对人权范畴

  

   在时空建构的T1S1阶段,人权普遍性ABC经由时空建构被“发明”出来,但是人们并未同步地“发现”此人权普遍性,而有可能在T2S2阶段才发现AB。对于T2S2阶段以及T3S3阶段亦同此理。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时空建构模式的多样性以及人的理性认识能力之发展程度无法精确预计,所以存在各种复杂的图式。

  

   依上述图式,我们便可重新解读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人权普遍性。一方面,站在“发明”的角度看,人权普遍性在时空构建中日益丰富起来,这也是人的本质逐步呈现的过程。当然,这是一个现实的过程。另一方面,站在“发现”的角度看“发明”的过程,则人权的普遍性即被赋予了超验性。具体而言:第一,对于T1S1阶段来说,无论人是否发现了人权的普遍性ABC,其对于人来说都是一种超验的存在。第二,可以想象在TnSn阶段,人的本质无限呈现,同时人权的普遍性也无限丰富(ABCDE……),但是人在某一特定的时空(如T3S3),由于理性所不及却无法全部认识。就此可以说,无论何时何地,人权具有普遍性,它具有经由漫长甚至无限的时空建构后所呈现的超验性。

  

   超验面相的人权普遍性在特定时空中的投影便是现实面相的人权普遍性,即也就是说,人权的普遍性包括超验普遍性和现实普遍性两个层面。进而,就现实普遍性来说,我们可以从时空的维度来分解:时间维度上的现实普遍性和空间维度上的现实普遍性,我们将其称为时间普遍性和空间普遍性。展言之,

  

   时间普遍性意即虽然空间有所变化,但由于处于同一时间(共时性),因此人权具有时间普遍性,一般与某一时代的主题、历史潮流、发展趋势等等相关。与之相应的是,人权内容在空间维度上的变化与不同,可称为空间特殊性,体现为不同空间对某一时代主题或历史潮流等所作的反应各显殊异。

  

   空间普遍性意即虽然时间有所变化,但由于处于同一空间(历时性),因此人权具有空间普遍性,这与某一空间的经济、政治、文化、制度、环境、人权内涵的丰富等相关。与之相应的是,人权内容在时间维度上的变化,亦可称为时间特殊性,体现为在不同的时间,同一空间人权发展的特点。

  

   此之谓人权的“超验普遍性”。与之相应的有人权的“超验特殊性”。同样地,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人权的“超验特殊性”:其一,站在“发现”的角度看“发明”的过程,同基本普遍性一样,基本特殊性也被赋予了超验性。其二,从“发明”的角度看,由于时空不断处于建构之中,其建构方式也多种多样,在不同时空的人权自然会呈现其特殊性的一面。前者人权特殊性具有超验性,原因同超验普遍性的理由一样。后者人权具有特殊性,原因在于时空建构的方式多种多样,这是现实历史性的一面。因此,人权特殊性也可分为:超验特殊性和现实特殊性,而现实特殊性又分为时间特殊性和空间特殊性。

  

   综上,时空建构下的人权普遍性与特殊性可作如是观:

  

来源地址: